一只木风?????

凹凸aph镇魂khr盗墓龙族全职小英雄无头漫威神夏银魂NYSMjesse四兄弟!!!!


杂食,基本啥都吃,可逆可拆/安详.jpg

想写东西…然鹅好卡QAQ
找我玩呀找我说说话呀!!!

[雷安]失眠 下

安迷修,为您而来。

小段子(很难表现出想要的感觉,会有点看不懂吗
*大晚上的突然矫情雷狮(不是
*ooc慎入
*没有安迷修的雷安,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喂。”
对面恶劣的家伙冲自己晃了晃酒杯,里头的冰块轻轻巧巧撞击杯壁发出清脆的声响——然而这些只是让嘉德罗斯更加头痛罢了,包括雷狮有意无意自上而下俯视着他的目光。

“哈?”嘉德罗斯不服输的瞪了回去,尽管他眼中的雷狮边缘已经出现了重影,但是他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醉了的!

“大晚上的,我倒突然想起来个事情。”

嘉德罗斯敢肯定的说雷狮刚刚勾起的那一下嘴角绝对含有对他酒量的嘲笑意味——只是他轻巧的转过目光无意义的投向吧台的动作太快,教他抓不住把柄,口气又那么轻描淡写,一点儿没有平时挑衅他的意味。

“什么?”

而且嘉德罗斯感知到一点什么,决定勉强暂时宽容地配合一下这家伙。

“嗯,很久以前了,高中有一次我跟一个朋友一起凑合一晚。我平时自个儿睡的就不怎么舒坦,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跟他挤一张床,一晚上醒了好几次。”

说这话的时候,雷狮语气平稳轻描淡写,留给嘉德罗斯的侧脸上表情没什么变化。

“他可能也不习惯,我每次醒过来他都不是睡着的状态。有一次我撑起身子看他,他迷迷糊糊眯着眼,伸出手来摸到我耳朵里插着耳机。他的表情好像有点困惑,我没看清,太暗了,也太困了。

“第二天他一副不经意的样子问我是不是听歌睡的,我说是,想着这家伙昨晚半睡半醒那傻样原来不是梦游。结果他很认真的告诉我,晚上听歌睡影响睡眠质量,最重要的是长期戴耳机影响听力。他说了很多遍,因为我后来一直没改。”

“傻子。”
雷狮以两个字的评价结束了这段叙述,表情平静的像是在说着别人的故事。但是嘉德罗斯看得出来,那是和平日里面无表情无视旁人的冷漠不一样的,平淡而没有波澜。

当然,嘉德罗斯知道雷狮曾经并不经常戴着耳机睡觉,有时也会觉得腻烦而享受一个安静的夜晚。只不过不知什么时候起,雷狮似乎就无法忍受没有耳机的入眠了。

而且嘉德罗斯知道的不止这么多。

雷狮突然转过头来瞥了眼嘉德罗斯,嘴角一挑带上几分好笑的意味,

“你现在这个样子,我看你都不知道我在跟你讲话。”

“我当然知道,你在说安迷修。”
嘉德罗斯脱口而出。

雷狮的表情并没有因为嘉德罗斯的一语道破产生什么太大变化,只是挑了挑眉“哦”了一声,语调上扬,没有意义,没有情绪。

嘉德罗斯确实醉了,然而他自己并不知道,不然他就像平时一样聪明地对此保持沉默,配合的将这一页揭过去。然而他并没有,诚实地问出了心中的疑惑,“你还喜欢他。为什么不去找他?”

雷狮片刻没有回答,将脸转了过去,眼眸靛紫的颜色一瞬划过嘉德罗斯已经有些迷蒙的视野,像流星一闪而逝最终陨落。

“你醉了,嘉德罗斯。”

[雷安]安迷修以为他保住了他的骑士道

*小段子
*ooc



#关于那天安迷修究竟丢掉了什么#






“…雷狮。”

安迷修的内心是绝望的,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接下来的话绝对有违他的骑士道,而他却再也无法不说出口。

雷狮瞟他一眼,心说这傻子怎么了这副表情,“干嘛?”

“你——

“特别好。”

雷狮挑眉,“哦?”是谁整天说要讨伐我的来着?

“我想和你——”

安迷修心说对不起师父,您呕心沥血养育的徒弟我大概是在丢弃我的骑士道。

意识到氛围有些微妙的雷狮面上带了几分微妙的笑意,“想和我?”

“想和你做……”

雷狮受到了冲击。

还没有等他想好究竟是回答“去你家还是我家”还是“去你家还是我家”还是“去你家还是我家”的时候,安迷修总算开口流畅的说出了剩下的话,













“雷狮!!你特别好,我想和你做兄弟!”

说完后看着雷狮瞬间变化的脸色,安迷修心想果然,然而为了维护自己最后的骑士尊严开口辩解,

“说真的,要不是大冒险输了我才不会对你说这种违心的话,你别多想了,我一秒钟也没想过和你做朋友,更别提什么兄弟了。”

总算说清楚了……真是的,不仅仅是撒谎,而且说和这样的恶党做兄弟,实在是有违他的骑士道。然而答应人的事情不做,更是违背诺言。这样解释清楚的话,应该能算是保住了自己的骑士道了吧?

不过……果然听到这样的话,就算是雷狮也是要生气的,看来今天难免还是要讨伐他一顿。

安迷修看到雷狮沉下了脸,解读着他的表情并开始考虑雷狮恼羞成怒的可能性。

“别说笑了,我也不想跟你做什么狗/屁朋友。

“但我想我们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严肃起来的雷狮难得一见,虽说是和往日相仿的面无表情,却少了漠不关心的态度,深色的眼紧紧的盯着他。

“所以今晚,我会来找你好好交流一下。”

“你做好准备,安迷修。”








第二天才知道什么叫真正丢弃骑士道的安迷修无比后悔自己昨天傍晚说的那个“好”字。

[雷安]有时候会突然忘了 番外01

*ooc
*非原著设定

都说人老了喜欢回忆,安迷修倒觉得不尽然,正风华正茂的年纪里自己也总是念起高中时光。

所以——

当意外的收到了许久未联系的高中同学金的同学会邀请后,看看时间也凑巧,安迷修蛮高兴的应了。

“对了安哥,你能联系到…雷狮吗?我们没有他联系方式,问问他来不来?”

金却没有马上挂电话,又带着笑音补上一句。

“噢?他?”

安迷修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当年高中毕业了真是基本每个人都尽力留下昔日同学的痕迹,不论关系好坏。

而确实有那么几个人对此不屑一顾,什么也没有留下,雷狮就是其中之一。

金他们联系不上雷狮倒也是理所当然的。

安迷修脑袋里过了几个念头,实际上也不过一瞬间,目光落到大开的书房外没个正形半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雷狮身上,扫了眼后又收回来,

“知道啦,我会问问他的。”

安迷修也挺想雷狮跟他一起去同学会的,怎么说也是他们认识的地方吧。嗯……虽然似乎架没停过。

好吧好吧,抛开年轻不懂事的打架片段,总该有些和谐一点的…打架过后的暂时休战?好像是因为累的打不动了吧……

算了算了,安迷修决定停止这段回忆,走出书房去问沙发上的雷总,“这周末高中同学会,你去不去?”

“不去。”雷狮回答的很痛快。

…他就知道会这样。

然而安迷修还打算挣扎一下,“为什么不去?”

“同学会无非联络感情,我想要保持联系的人我自然会保持联系,其他人不感兴趣。既然是不感兴趣的人,有什么好去?”

雷狮说这话的时候眼睛还黏在电视上,只给安迷修留个冷酷无情的侧脸。过了两秒他像是才意识过来,视线转过来与安迷修同样冷酷无情的视线对上,

“…怎么?”

“没怎么,随便问问你。反正我是要去的,你周末自己找点事干,别在家发霉了。”

安迷修一边这么回他,一边转身又走回书房准备继续自己刚刚被打断的阅读。

雷狮视线跟着他进了书房,都没在意到电视正放到精彩片段。雷狮严肃的思考了一下,都老夫老夫了也没什么必要每天黏在一起,不就是个周末分开一下,有什么大不了的?

然后雷狮喊住他,“安迷修你等等,我跟你一块儿去。”




星期六上午雷狮依旧没起,睡到中午才爬起来眯着眼睛吃午饭。生活作息健康的安迷修懒得劝他,转过筷子用尾部敲敲他脑袋,“清醒点,傻子。”

“去去去,你才傻子。”

雷狮还没全醒过来,反应却是和平日里一样的灵敏,不满地瞥了安迷修一眼。

“行吧,不知道谁把什么事情都推给我,自己一觉睡到大中午,好轻巧。”

安迷修嘴上半藏半露地谴责他的恶党行径,收回筷子倒给他夹了块肉。

“谁啊,怎么能这样。”

雷狮义正严辞的附和他,咬着肉语音有些含糊不清,眉毛却扬起来写着得意洋洋的意味,带着任性笑意的目光扫过来,是安迷修这么多年都没能修炼出抵御手段的大招之一。

安迷修认输,行吧行吧,谁让…





星期六下午,两人带了点简单行李回到了N市,他们原来上高中的地方。

要说同学会的话,其实是在周日,不过既然回来一趟,安迷修一时兴起准备到处走走。

雷狮此前对此没有发表任何意见——直到安迷修不幸的在某条路上迷了路。

“瞎说,东南西北我还认得。”

安迷修底气不足地反驳雷狮的嘲讽。

“我知道你手机上载了个指南针。”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刚刚用它了???怎么说N市也是我唯一一个能毫不费劲辨认东南西北的地方好吗!”

安迷修理直气壮。

“哦,那安迷修你说说这是哪条路?”

雷狮压根没指望安迷修能回答的上来,这傻子一直专心学习不怎么出来玩儿,有什么需要也习惯网购,虽说从小在这么个小地方长大,街道却是只认得那么个两条。

可能只有太阳打西边出来,安迷修才能认全N市的街道。

雷狮漫不经心的想着,刚刚那句话也只不过是出于习惯怼他而已,目光从安迷修选择不作答的憋屈表情上移开,转而观察周围确实变了不少的街道。与此同时,他从衣兜里伸出手,握住了安迷修的手腕。

安迷修任他握去,他知道这是雷狮的小习惯了——每次只要他的视线脱离自己,就会伸手抓住自己。

天知道这是个什么诡异的幼稚习惯?安迷修腹诽着,抬眼去看雷狮因为转过头而只给他留下的侧脸。

应该说雷狮确实变了挺多了——毕竟十多年都过去了,从前那个不知天高地厚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少年人如今单看侧脸竟也觉察得出岁月沉淀下来的那份沉稳。

可他又好像没怎么变——

安迷修不知道该怎么证实自己的观点,仅仅是没来由的相信自己对于雷狮的判断。

胡思乱想间雷狮目光转了过来,毫不客气的嘲笑他,“傻子,这是步行街。”

安迷修的第一个反应是这条街的名字还挺耳熟,所幸脑子总算转了过来没把这过于犯蠢的话脱口而出。

原来这条街雷狮倒拉着他来过。

说来惭愧,安迷修作为一个乖巧的三好学生,竟也被雷狮大晚上拐出去过,还不止一次。

那天的情况是这样的,安迷修做完了作业正在专心预习,雷狮一个电话过来,喊他快出门。

怎么个情况?安迷修打算细问,却听出雷狮正急着,犹豫间雷狮电话都挂断了,只好匆忙换了鞋披上外衣赶出家门,一开门一辆出租,雷狮摇下车窗催促,
安迷修,快上车。

安迷修就这样稀里糊涂被雷狮拐上了贼船——可惜他还没反应过来,上了车看着雷狮抱臂一言不发坐在角落,琢磨琢磨这个恶党的神情试图揣摩出点什么来——然而安迷修忘了他自己在这方面就是个傻子,结果是理所当然的什么结果也没有。反倒是被打量了半路的雷狮抬起头来冲着他一挑眉,凌厉的眉峰添上几分挪揄倒显得比平时那一副你欠我八百万的表情容易亲近些,

“怎么,看够没有?”

安迷修被这家伙的厚颜无耻震惊到了,索性不去想什么绕弯子的试探方法,直截了当的问道,“出了什么事?”

雷狮气定神闲,“没事啊。”

“什么啊,没事就好……”安迷修松了口气,下一秒总算觉察出不对了,“等等,那你大晚上的把我喊出来干什么?”

“你猜?”雷狮下巴一抬,很显然的拒绝回答。

……行吧,反正都被你诓上车了不是?安迷修腹诽,学他一副大爷样抱臂往后一靠,面上看不出一丝气恼。

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把戏。



到了地儿安迷修不认得,被雷狮眼神嘲笑后回报一眼,是谁大晚上把我骗出来的,有理了?

雷狮笑笑,勉强算是识趣地没有接着眼神挑衅,偏偏眼角眉梢露出点得意神色实在欠扁,看的安迷修想跟他动手,所幸雷狮难得懂点分寸,笑够了之后勉强给出解释,“走,带你吃夜宵去。”

……这个恶党是坏了脑子了吗?

安迷修第一反应是这其中一定有诈,然而知难而退不是骑士作风,所以他盯着雷狮亮如星辰的眼应了。

在烤肉店里待了一刻后安迷修才相信雷狮没有耍诈,因为卡米尔也过来了。

雷狮如果跟他干架,不大可能带上别人,更别说这个(在安迷修眼中)一向乖巧的初中生了。

只不过他跟卡米尔也不怎么熟,对他的了解仅仅停留在“雷狮的堂弟”这一浅层上……

安迷修的担心是多余的。这一顿烤肉吃的是一点尴尬也没有,甚至交流还称得上友好。卡米尔身为初中生到了十点就被雷狮赶回去睡觉了,临走前还很有礼貌的跟安迷修道了别。

他转过身后安迷修还看着他瘦弱的背影,觉得他看起来就没有什么力气,转过头低声询问一旁的雷狮,“大晚上的,你放心他一个小孩子自己回家?”

雷狮对此给出的回答很简略,抬起头施舍般递给他一个看白痴的眼神。

…………好吧好吧,是我瞎操心还不成吗。安迷修无奈,低头吃吃吃。

后来好像也有几次是雷狮诓了安迷修出来,安迷修被骗了几次后决定不上当了,然而下一次接到雷狮电话后发现这家伙连骗都懒的骗他了,简单粗暴,

“安迷修,出来宵夜。”

……安迷修竟然没能拒绝他,哪怕一次,不知道是雷狮的语气太过理所当然,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后面几次宵夜活动也再没见过卡米尔,安迷修本打算随口问问,想了想又将话收回去——他应该快中考了,就算想来,雷狮也是多半不让他来的。

没想到没过几天碰巧看见了卡米尔,安迷修还记得他的乖巧对他印象颇好,笑着跟他打了个招呼。

卡米尔回应了,走近前抬了抬帽檐,一双干净的眼睛看着他。安迷修看他似乎有话想说,便没有走。然后下一刻就听见卡米尔认真地说,“那天是大哥生日。”





是这样的……我本来打算码那个有时候会突然忘了的番外,码着码着发现设定变了……感情线不大对劲(

想过要改发现得通篇改……就不改了(犯懒

然后说是番外可能关系不太大…emmmm就是懒的取个别的名字所以就叫番外了(瞎bb

然后本来以为能一发完结的,脑洞一开……(沉思

所以先发一点了,剩下的……再说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段子
*ooc


这节是大课间,一下课安迷修就到电脑前打字——老师让他打作文。

雷狮其实也不是闲的发慌,坐在座位上翻出卷子拿出草稿本,勉强看完题目眼神却不由自主老是往讲台前瞟,终于放下笔,却要装作随意的走上讲台,在安迷修身后站着看他打字。

安迷修没理他,一心一意的输入一个个字母。雷狮又不太想打扰他,看了一会儿后觉得无趣,准备下去了想想还是再看他一会儿。

下一刻却看到安迷修切换了中文,另起一行输入四个字——

我心悦你。

安迷修抬头对雷狮笑,如愿以偿的看到后者因为有些意外而微微睁大了的靛紫色眼眸,随后被按住脑袋索吻。

安迷修回应他,噙着笑意。




日光温柔。


提醒自己高考完了写篇雷安高中日常,取材emmmmmmm

想想还有点小兴奋呢

*小段子
*ooc预警



“我要走了。“

雷狮看着安迷修。

“嗯。”

安迷修没觉得哪里不对,每天晚上放学他们都在这条岔路分道扬镳。

“我说我要走了,”

雷狮盯着安迷修没一点不正常的表情,有一瞬移开了目光,下一秒又移回来,皱起眉像是有些恼意却又勉强压下去,

“你听懂没有?”

…?

安迷修愣了一下,眨眨眼看着雷狮不说话,还没反应过来。

“我要走了,你就不——”

雷狮说话说到一半,面上的恼意更重,又像是说不下去的模样,伸手指指安迷修又指指自己,“你——我——”

安迷修也不知怎么,在那一瞬间听懂了雷狮没说完甚至破碎的语句,那双深绿潭水浮上笑意,连带着唇角不由自主的扬起,也不多说什么,上前一步从衣兜中伸出双手,动作温和的穿过雷狮的双臂抱住他。

不就是每日例行的拥抱吗,这都说不出口?

安迷修善良地没有把心里的话说出口,给明显因为说不出口想要拥抱的雷狮留点面子,却也没有细想充斥心底的软绵绵的情感。









*雷总内心os:安迷修你个傻子再听不懂我就要打你了???








*觉得别扭的雷总也好可爱啊?偶尔这样相处的雷安也超好吃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