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木风?????

凹凸aph镇魂khr盗墓龙族全职小英雄无头漫威神夏银魂NYSMjesse四兄弟!!!!


杂食,基本啥都吃,可逆可拆/安详.jpg

想写东西…然鹅好卡QAQ
找我玩呀找我说说话呀!!!

记一个梦

*记一个梦
*奇奇怪怪哒非原著设定
*人物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雷狮盯着他有一会儿了,那个站在路边好像在等人又好像在找人的年轻人。

看上去跟雷狮自己也差不多大的,但是完全两样的风格。这个年轻人上身白衬衫下身黑裤子,除了胳膊和腿上的绷带以外看起来就是那种从不违反校规的学生模范,一张脸也是清清秀秀乖乖巧巧,棕发倒是顽固的翘在头顶,也不知是太匆忙了没有来得及压下去还是本来就这样子的。

哪一点都很平常,即使是他身上雪白的绷带。

仅仅除了他那一双眼睛——哦,雷狮很显然不是色盲,他清清楚楚的辨认出那是一双绿色的眼睛。

但是那是怎样的不同寻常呢?雷狮自己也说不太清。

所以,如果他是想要更近一点去好好看看那双吸引了他注意力的眼睛,也没什么奇怪的吧?

“喂— —
“那边那个。”

雷狮差不多是用蹦的走了过来,没几步便跨越了两人之间距离短短的小路站在了那人身前,突如其来的步伐使遵循惯性的头巾一时间没法反应过来,而在身后荡了两下才跟了过来,也不服服帖帖的垂在他脑后,还在他身后晃了晃。

棕发绿眼的年轻人像是才注意到他一样,将目光从眼前的小路上移开,投到他脸上。与此同时向他展露的还有笑意,唇角微微一勾带些礼貌的询问意味,
“你好?”

不对。

雷狮眯了眯眼打量着眼前显然颇有礼貌的人,说不好哪里不像,也说不好哪里像,但他就是知道这不是他要找的人。

按照他的性子,他也懒得和这种太过于守规矩讲礼貌的人讲太多话,知道了不是要找的人他就会转身就走了——

本该是这样的。

但是在看到他的眼睛之后,他突然又觉得,问问这个人也无妨。

“你有没有看见一个人,一个大概比我矮这么多的——”

雷狮抬起右手,藏在纯白色手套里的指尖在自己额头那么高的地方比划了两下向对方示意。

他还想再加点形容词好详详细细的把要找到的这个人描述出来给他听,但是不知怎么的,他却突然词穷了一般,想不出来要怎么描述脑海中那个陡然变得虚无缥缈的人影。

“噢,是不是那个……”

不料面前的人却似乎明白了一样,点点头回答,“——”

不知道怎么的雷狮没听得清楚那是什么,隐隐约约像个名字,尽管没有听清,他倒觉得就是这个。

“对,就是他。”

兴许是这边毫无遮挡的日光太热了,空气里都闷闷的,雷狮竟觉得有点没精打采,眯了眯眼但仍然直视着那双好看的绿眼睛。

“你再去周围找找吧,他应该还在这附近。”那人沉吟片刻像是思考了一会儿,随后给出了他的建议。

雷狮觉得他说的有点道理,没再说什么便转身离去。
路上他问过许多人,有没有见过他要找的人,却没有再能获得任何信息。被他询问到的人无一例外的摇头表示,他们从来没听说过这么个人。

最后雷狮不知怎么的又回到家里,这里是一个安全的地方,睡意织成一张网铺天盖地地把他包裹起来,他勉强眯着眼。

他该睡了——
可他却不怎么敢闭上眼睛,是的没错,不敢,这对他来说实在太奇怪了。可他没有多余的精力,去追着那一点点的线索好把这一整件事背后巨大的网揪出来了。

还能残留在他有些混沌的脑子里的唯一一件事就是,他总觉得这一睡下去,就再没有人能记得住那个人了。

于是他死命睁着眼,就像不肯认输的孩子一样勉力做出瞪的表情,瞪着一片白茫茫的天花板。

他不想忘记那个人,就算所有人都已经把他给忘了。
他不能忘记。

然而不过一会儿,那双深色的眼睛眨了好几下,最终也还是闭上了。

雷狮睡着了。


雷狮躺在自己的床上微眯着睁开了眼,还残留着睡意的脑海里晃过几个梦境里他飞快奔跑的片段。

好像是个挺无聊的梦,他漫不经心的想着,伸手去将床头的手机翻过来按亮,瞅了眼时间,五点五十。

还早,他倒头又睡着了。






*我想了想这篇觉得可以有两种理解的,一种是雷狮单纯做了一个梦,梦醒来他就不记得这个梦了。
还有一种就是这全是真的,安迷修没了(可以简单理解为死了?)然后世界的意志想要抹除所有有关安迷修的痕迹,所以雷狮找不到他,就算是面对面看见了也认不出来,最后被世界的意志逼着睡了把安迷修忘了。
第二种的话也许可以在最后加一句安迷修透明的身影在雷狮床头消失,自行想象取刀(不是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