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木风?????

凹凸aph镇魂khr盗墓龙族全职小英雄无头漫威神夏银魂NYSMjesse四兄弟!!!!


杂食,基本啥都吃,可逆可拆/安详.jpg

想写东西…然鹅好卡QAQ
找我玩呀找我说说话呀!!!

[初空雾]无题

*随手……emmmm
*Giotto压根没出场系列
*超短

后来回想起来,斯佩多觉得自己应该是喜欢着那个人的。

    只不过——

    不远处的教堂猛然轰鸣,惊飞遍地白鸽,如大雪纷纷而起,几乎隔断了旁人视线。

    幽灵回首,漫不经心地划过视线,几经翻修的教堂只剩下几分似曾相识。刻在墙外的文字也早该被水泥涂抹齐整,简陋短小的诗画也早该消失在百年中。

    经过的时候教堂钟声已然沉寂,军靴踩在地上跶跶有声。深刻着黑桃的靛色眼眸虚了虚后朝内瞥了眼,半落在清晨浅阳笼罩下的高耸建筑显得沉静安稳。弥撒已然开始,虚掩着的大门内隐约传来独属于孩童的清亮声线。

军装上衣的胸前口袋也似乎被这金橙阳光轻柔抚过,隐隐发热。斯佩多从中掏出年代久远的精致怀表,打开时亘古不变的阳光在面上一流而过。

     百年前的几人合照尚未泛黄,被完好保存着,可以明显地看出被持有者珍视着,坐在正中的青年风华正盛,略带青涩,超死气模式金橙火光下浅笑盈盈。依稀可见后世盛传夺目风采。金橙眼眸中略盛笑意,宛若点点火焰,耀眼却又温软。

      咔哒一声,斯佩多合上了怀表,抬脚,毫不留情地转身离开。

   ——都是百年前的事了。所谓挚言友谊永恒,早已被他一手破坏。

笑声含混不清在唇齿间。

   ——彭格列,无论百年之前百年之后,都应当是最强的。





*其实还是没有交代刻在墙上的文字和诗画现在还有没有,也许有也许没有,也许就有固执的人想要留它百年,也许确实没有的。
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