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木风?????

凹凸aph镇魂khr盗墓龙族全职小英雄无头漫威神夏银魂NYSMjesse四兄弟!!!!


杂食,基本啥都吃,可逆可拆/安详.jpg

想写东西…然鹅好卡QAQ
找我玩呀找我说说话呀!!!

[2769]出狱

*神奇的小短篇emmmm随手一写
*强行cp(不是


“咔啦——
“咔啦————”

锁链的声音由远及近,听过了无数次的声音却似乎与往日不同。

身边包围着自己的液体冰凉不带一丝暖意,连带着早已习惯的身体遍布寒意。

他在传说中最为阴森,无人能再活着离开的水牢里已待了十年。十年,在像他这样顶级幻术师的概念中也并不是很长,但复仇者监狱外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

比如沢田纲吉——

这么想着,六道骸在心中撇了撇嘴,天知道十年前那个并盛的废柴纲是怎样进化成现在这个恩威并施的黑手党教父的。尽管并不信教,六道骸仍然忍不住想要问候一下上帝他老人家有没有在意过这样励志热血的人生轨迹。

精神难得停留在水牢里的六道骸正自顾自的出神,忽然听得锁链的声音在他的牢笼旁边停了下来。

“哦呀哦呀,难道要有一个新邻居了么?”

他漫不经心的想着,随意的猜测着新来者的身份。但他并没有睁开眼睛去看,他比较喜欢构思完后再揭晓答案。尤其是在他闲着无聊没事儿干的时候,总会为自己提出各式各样的问题,简单而又无聊。

“69号六道骸,释放。”

也许会是一个相貌天真的人,擅长用微笑来迷惑目标。

等等……什么?

六道骸第一个反应是听错了,然而周围的水逐渐退去,氧气罩也脱离开来,久违了的干燥空气进入鼻腔甚至使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的他呛了一下。

纵然失去了锁链束缚,经营养液与毒素浸泡十年的身体一点力气也没有。

六道骸费力的睁开了眼睛,许久未用于正常用途的器官呈现给他一片雾蒙蒙的景象。他眨了两下眼睛,才看清楚正在靠近他的人。

“彭格列…?”

搁置许久的声带重新启用,声音出乎意料的嘶哑。

面前的正是沢田纲吉。

复仇者监狱中最底层昏暗的白灯明明灭灭,唯一的光源阴冷幽暗,镀在他剪裁合身的棕色西装上却温温和和似乎顺服的剥落了所有刺人棱角。

他在笑。

沢田纲吉在笑,唇角微微勾起盛起几分高兴的意味,眉间却也蹙起几分点上担忧。

有些模糊的视线使沢田纲吉整个人看起来毛茸茸的,一点也没有一个黑手党教父该有的冷冽,反倒显得格外柔软。暗暗的白光流入他眼眸,在一片深棕中搅起波澜,盛烈静默。

大概…是视线太过模糊看错了的缘故,六道骸眯了眯眼想。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