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木风?????

凹凸aph镇魂khr盗墓龙族全职小英雄无头漫威神夏银魂NYSMjesse四兄弟!!!!


杂食,基本啥都吃,可逆可拆/安详.jpg

想写东西…然鹅好卡QAQ
找我玩呀找我说说话呀!!!

[雷安]有时候会突然忘了 01

*非原著设定
*人物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真的好ooc啊捂脸

02


吵吵吵,烦死了。

夏天的夜晚,最不缺的就是声声混杂在一起的蝉鸣,尖锐嘹亮,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等反应过来已经被这吵人的声占据了大半听觉。

也许还有一半功劳得归在站在这条满是香樟的小路上,雷狮想着,眉尖拧了起来,有意无意地在路上磨蹭,听着在蝉声遮掩下显得微小的脚步拖沓的声音。

放在裤兜里的手机突然吵嚷起来,雷狮不用看都知道那会是谁的电话,慢吞吞把手机掏出来看看屏幕上那个戏谑的备注。

果然是安迷修。

雷狮不知不觉停了一下脚步,随后又掩饰什么一般陡然加快,目光却一直盯着屏幕上,直到那通电话被对面挂断,慢慢的暗了下去。

安迷修,雷狮的现任对象以及同居者。

说起来他们高中时候其实就认识了,而且还挺熟的——如果天天打架至少也得互怼能称得上熟的话。

高考完了毕业那天的班级聚会上,俩人坐的明明可以拉个对角线,隔空对视照样眼神互怼,一杯接着一杯的干。也不知怎么的后来就喝到一块儿去了,雷狮揪着安迷修的领带胡乱道,“傻蛋骑士道啊——”

安迷修也揪着雷狮的头巾胡乱道,“恶党啊——”

俩人对视一眼感慨万千,可总算高中毕业摆脱这个傻哔玩意儿了,一瞬间心情大好看对方都顺眼了那么一丢丢。

结果,浪了一个月的雷狮回学校拿录取通知书那天,又碰上了安迷修。

“你怎么在这?”
“废话,来拿录取通知书的,不然我还来干嘛?
“……等等,你哪个大学的?!”

好嘛,如果有命运的齿轮这么一说的话,可能他俩的齿轮压根咬死在一起了。

再然后,大学他俩就搞一起了。

咳好吧,可能这样说有些简单粗暴了点儿,那换个说法,他们总算开了窍发现两情相悦,搞到一起了。

……这不还是搞到一起了吗。算了不管了。

简言之,大学毕业后他们名正言顺接着同居,各自找了工作还是接着过。

生活嘛,可不就是这个样?

可是一段时间后,雷狮渐渐觉得淡了。

记忆里还留存着求学时那个少年人,一言不合大打出手酣畅淋漓,打完躺在天台上累的一动也不想动,那是他们当年难得和平相处的时光,盯着块发蓝的天发呆,谁也不出一声。有时候雷狮往旁边瞥一眼,棕发绿眼白衬衫黑裤子的冷色调,却硬生生让他瞧出了明亮的味道,惊艳时光。
要是正对上安迷修扫过来的目光,耳边就突然响起心脏跳动的声音,像是一大团羽毛突然爆炸成好些羽毛洁白的飞鸟,呼啦啦直要飞上云霄,去迎一声雷响。

那时候到底年轻啊,年轻人谈个恋爱哪里会想那么多呢?就想着喜欢喜欢就在一起吧,哪里考虑得到真正过日子时候的各种摩擦呢。更何况两个相同性别的男孩子,谁也不服谁谁也不肯让步,接吻像野兽撕咬,上/床像打架,做一次争一次上下,晶亮的眼睛里写满了不服输的意味。

一步一步走过时光总算走到了现在,分明的棱角互相摩擦总有那么一天变得稍微柔和一些包容一些,两个过日子的人也不能总吵架吧,一次两次只当情趣,次数多了可没什么恋爱能受得住。工作找了房子买了柜也出了,好像就差扯个证了,接下来就该是大团圆结局了。

可偏偏这时候出了点问题。

要更详细点说,雷狮也不知道问题到底出在哪,许是太过平淡?这个理由搬出来雷狮觉得有点符合自己的性格,向来三分钟热度三天不喜欢同一样东西,成天竟找些事情搞。他自己也想过怎么没个坚持下来的兴趣爱好,后来恍然大悟一敲手心,他喜欢的怕不是变化本身。对了还有刺激,酒要挑烈的菜要挑辣的,尤其是翻墙去撸串要挑教导主任巡夜那晚,架要挑难搞的人打,越难搞越来劲,据帕罗斯说他跟安迷修第一次打架时眼睛亮起来像看见了猎物的狼,从此没事搞个事挑个衅打个架。

所以现在——朝九晚五,早上跟着安迷修后脚上班,晚上回家收衣服顺便等着安迷修拎着下班途中买的菜回来做饭,吃完饭偶尔加个班更多时间看电视打游戏什么的,周末赖床一直躺到安迷修掀他被子喊他吃午饭,只有下午不定,可能跟安迷修一起晒个太阳,也可能跟几个狐朋狗友撸串喝酒……

怎么看都太过于平淡了。

雷狮以前信誓旦旦地说过,长成大人了一定不会做什么上班族,天天规律的跟个什么似的。那时候还是个孩子的卡米尔抬起头看着他的大哥眼睛晶晶亮,
那大哥想做什么呢?

嗯……
雷狮卡了一下觉得自己不好做什么违法的事情,更不好教坏卡米尔,想了想说,
我要做个自由职业者!自己雇用自己!

哦!卡米尔就觉得他的大哥很厉害。

可是现在的事实是,雷狮还就是一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过着他以前最讨厌的规律生活。反应过来后雷狮自己都觉得奇怪,竟然这么服服帖帖安分守己的过了这么久,对这样平淡的生活说不上一点喜爱。

当然,这平淡的生活里,包括了安迷修

再说直白一点,雷狮觉得自己对安迷修没感觉了。洗漱间厨房间里成双的用具,门口两双常用的拖鞋,床上两只枕头,沙发上两个抱枕,看到时都没了感觉,嫌单调了。而且他觉得安迷修也是这样的,看向他的目光平平淡淡温温和和,晚上躺在旁边闭上眼睛安安稳稳一直到入睡。

长长的呼出一口气,雷狮将手机重新塞进裤兜里,上个电话后安迷修就没了动静,往日雷狮有个什么缘故晚些到家也差不多的,要是接了电话就解释一下,要是没接就在回来路上。彼此心知肚明。

可不是么,自己也就是在回去路上,只不过比平日里走的慢了些。

只不过这次不太一样,雷狮想和安迷修提分手了。

太平淡了,这样的生活他一个人也没什么区别,安迷修的身影在他的生活中几乎淡的看不见了,他设想一下没有安迷修,好像也没什么影响的。心里也平平淡淡没什么波澜,也很久没什么动静了,再况且他们上一次亲吻拥抱乃至上/床,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安迷修对此什么表示也没有,雷狮也没什么想法。

他甚至不记得跟安迷修第一次见面是不是一上来就打了起来,表白那天自己怎么说的说了什么,而安迷修又是个什么反应。

他真的不喜欢安迷修了,雷狮想,一抬头发现磨磨蹭蹭还是走完了这条小道,再走过几幢楼就回去了,二楼窗口晒着条被子。

即使是再长的路也有走完的一天,更何况这条路压根就挺短。

上楼,开门,拔出钥匙放鞋柜上,转身关上门一抬门把手把门锁上。

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雷狮自己都觉得奇怪怎么会这么习惯这个流程。

“回来了?”
安迷修轻飘飘丢给他一句话,从沙发上起来就走进厨房开始弄出些响动。

雷狮没有吭声,鞋也没换跟着进了厨房,看安迷修看了两眼,后者没什么反应只当他犯什么毛病没理。

“安迷修,分手吧。”

“哦。”
安迷修起先没反应过来,随后抬头瞟了眼雷狮只当他又作什么妖,“分几分钟?”

“……”
雷狮花了一秒钟反省自己平时搞的事情。然后他心里莫名的有些不太自在,像是发慌,眨了眨眼睛盯着已经移开目光的安迷修的侧脸,
“我认真的,分吧。”
他却没来由的觉得这感觉太熟悉。

安迷修又抬起头来,今晚第一次认真的看了他一眼,确定了雷狮脸上的神色不是在开玩笑,顿了一下看起来却也没什么迟疑的空档,将手里端起来的一盘菜放下,平平淡淡的又“哦”了一声,点下头就从雷狮身边擦过去。

雷狮反倒有点没反应过来,看着安迷修穿过客厅的利落背影跟着走出厨房,嘴动的比脑子快了那么一下,
“哎你去哪?”

安迷修动作顿了下,雷狮跟出来就看见他手搭在门把手上停在那边,脑袋稍微低了一下又好像想要转过头看他一眼,但最终也没转过来,只是轻声说了一句,
“明天下班我过来理东西,理完钥匙还你。”

那声音轻的好像是托风送过来的一样。

雷狮没再出声了,看着安迷修的背影简简单单消失在门外。

没有一不小心把手里的东西砸了发出咣当一声响,没有不相信的追问理由,甚至连个瞪大眼睛的表情都没有,他们就分了。

反应不过来的反倒成了雷狮。

他无端的想笑,就真的笑出声来,不怎么好听的笑声砸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仿佛处处都能给他砸回来。

怎么他安迷修就能这么平和的接受这件事呢,还那么干脆利落的直接走人,明天就要和他彻底划清界限了。

怎么这样的呢。


还没仔细琢磨过来自己是个什么感受,雷狮突然听到厨房里有滴的一声,心里一紧,暂时被转移了注意力——这厨房他还真从来没摆弄过,安迷修一走这厨房要怎么用?

走过去一看微波炉那边还亮个小红灯,已经自动地把门弹开来,里面是刚热好的饭。

雷狮这就松了口气,伸手进去就要把饭端出来,却被碗边的热度烫着了直接缩手。

然后他突然明白过来一件事情,环顾厨房,双人份的菜量。

安迷修刚刚一直在等他回来吃饭。




02


评论(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