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木风?????

凹凸aph镇魂khr盗墓龙族全职小英雄无头漫威神夏银魂NYSMjesse四兄弟!!!!


杂食,基本啥都吃,可逆可拆/安详.jpg

想写东西…然鹅好卡QAQ
找我玩呀找我说说话呀!!!

[雷安]有时候会突然忘了 02

*非原著设定

*人物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大量回忆杀,有点迷的第一次见面(钟情?

*……我怎么这么会乱串??

 

01


雷狮就又一次愣在了那边,也或许不是他愣在了那边,而是他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现在不太想动。


是怎样呢,像一团酸涩的棉花充斥了心脏。


雷狮垂下目光,任由它随随便便扫过面前的柜子最终啪叽落到地上,无声无息。


他现在不太想吃饭,雷狮对自己这么说着,就走出了厨房。


也不知为什么走出厨房到了客厅沙发坐下,那么短短几步路他却觉得心里堵的慌,连带着身上都没什么力气,坐下的时候还有些腿软。


雷狮坐在沙发上发了会儿呆,才陡然发现这里实在太安静了。除了他自己静静的呼吸声,就再没有其他声音了,四周的墙壁接收到声波后疯狂的向他反射出寂静的味道。


平时难道不是这样吗,他和安迷修最近好像也没怎么说过话。


不对,不一样的,平时这时候安迷修应该在厨房和餐厅之间因为收拾而走动,总会发出点什么声音。只要和安迷修在一起,他好像就从没觉得过分安静过,哪怕是他自己陡然醒来的深夜,安迷修在他身旁睡的正沉,只有绵长安稳的呼吸声。


只要和安迷修在一起——就不会这样安静。


以至于胸腔里某个器官跳动发出的什么声音,都能被这过于安静的环境过分放大,听起来像是只剩这个声音了似的。


雷狮没来由觉得有些烦躁,摸到遥控器正准备打开电视,忽然楼下不远处撸串街边摊放了音乐,质量不好的音响里夹着几声杂音,优点就一个,声音大足够扰邻。


不知道什么时候的歌,听了个前调觉得分外耳熟却又想不起来,雷狮一手撑个脑袋另一手里攥着个遥控器听着外面的歌声,权当打发时间。


歌手一开口雷狮就想起来了,曾经红遍大街小巷的一首歌,倒没怎么在意什么时候火过,也不知现在该不该称一句老歌。


他也就安安静静地听着那首歌,其实也还算好听。调子不算太激烈,温温和和藏点情意在里头。

 

也许是旋律轻缓的缘故,雷狮往后靠在沙发上眯起眼睛,呈现出一个放松的姿势。视野迅速缩小直至一条缝隙,唯独灯亮着清冷的白光不依不饶的要钻进来,雷狮也懒得起身去关灯,索性闭上眼。


也不知过了多久,估计也就一会儿吧,雷狮其实脑子里就没那么清醒了。也许是因为天色晚了,也许是因为恰好今天有些累——总之,他差点儿睡着了。


但是他没有真的睡着。


因为他突然想起来他第一次见到安迷修的那天了。


那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日子,天气不怎么热带点儿凉风,是刚入了秋的时节。雷狮也和往常一样的翘了晚自习提前就翻墙出去,后面跟个帕洛斯跟个佩利,熟门熟路拐进小路要去卡米尔所在的初中门口去等他弟弟放学。


只不过半路上给堵住了。


倒不是被挑架打的给堵住了。小路人少,自然也就多点某些事情,恰巧碰上而已。也没什么特殊的,就是几个社会败类堵年级小些的学生要点打游戏的钱。


雷狮本想像往常那样直接从中间穿过去——没人拦的了他——但是却不知从哪冒出来一个见义勇为的傻子。


第一眼看过去那人跟个傻子真是没多大区别,白衬衫黑裤子穿的规规矩矩就差没在脸上写上“我是个不会打架的好学生”的字样,一把把吓得发抖的学生拉到身后直直对上几个明显比他社会多的那几个人,甚至还占着人数劣势,却满脸正气地打抱不平。


雷狮也不是第一次见到有傻子挺身而出,不过基本上都是不怎么适合讲给小孩子当作睡前童话的结局,多半是一块儿被揍的结局,吃力讨不着好。


掂了掂手里的锤子,雷狮正准备走过去开个道让他们在自己走过去之后再开打,却发现他们已经打起来了——并且,即使人数上占着劣势,那个人却很显然的飞快压制住另外那些人,压根没花多少时间就使他们和坚硬且坑洼的大地进行亲密接触去了。


好像活动结束一般,那个人面无表情地由半蹲着的姿势站直了身体,目光扫了圈地上嚎着求饶的人揉了揉手腕。


不得不说那一瞬间站在那儿不言不语面色冷淡的少年人真是有那么几分好看的。也许是因为这个,也或许是因为这一回出人意料的结局,雷狮稍稍睁大了眼睛盯着他看,原本冷漠里藏着点暴戾乖张的那一片深色海洋就起了微风。


这家伙身手倒还行,要是能说动他加入海盗团——


“唉,你们这种人就是不知道学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没有人教过你们吗?中华传统美德的尊老爱幼你们也没听说过的吗?怎么能这样对这么一个孩子呢?………”


紧接着那人就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开始数落地上哎哟叫唤的人,模样很是认真,看起来压根不知道自己看上去有几分可笑。


雷狮面无表情地将手里的锤子换到另个肩膀上扛着,觉得自己刚刚想把这么一个沉迷正义的傻子招进海盗团可能是脑子一时出了问题。


地上那几人估计是一时爬不起来,也都躺的躺趴的趴,被迫听着那充满了马列气息的思想教育,痛苦的表情不知道是不是有几分这样的原因。没办法,没办法,尽管莫名其妙,但他们到底是输了。


但雷狮不一样,而且大爷还特讨厌说教。


所以他就拒绝再看下去了,从那边小路口走了进来,对着那个兀自进行思想教育的少年人开口,

“喂,你。”


雷狮成功吸引了注意力,看到那个人看向他,森林绿的眼睛微微睁大了些带上几分诧异,转过来时西边要落不落的晚阳散出的橙色光线在他眼里翻转,跳跃出一片温暖。


“……烦死了。”

可能那一瞬间被阳光给闪到了。雷狮觉得心里不太自在,像是在发慌,随即否定了这个猜想——他雷大爷怎么可能莫名其妙的发慌。


“…啊?”

那人看着他愣了愣,倒没有自己已经被嫌弃了的意识,视线在他身上多停留了几秒不像是在打量却像是在辨认,

“雷狮同学?”


“……?”雷狮不解,你谁啊就喊我同学??


“你认识我们老大??”

佩利倒直接开口问出来了。


“…我是你同学安迷修。”安迷修皱着眉提醒,“雷狮同学,你明天记得交作业。”


雷狮眉毛直接拧了起来,直接忽略了什么同学“什么?作业?那种东西有什么好做的?”

一瞬间他对安迷修的印象降到了零。


“你是学生,当然要遵守学生的纪律。”安迷修扬起眉板着脸,又是一副说教一般的小大人样,好巧不巧就是雷狮特别讨厌的那种。

然后他对安迷修的印象降为了负。


“没有什么东西能约束你雷大爷。”

雷狮对安迷修勾了勾唇角露出一个十足假意的笑,边边角角上露出颗虎牙勉强扮个可爱却掩不住与生俱来张狂。


那就是他们的第一次相遇——雷狮概念中的,毕竟他压根没花心思去记什么狗屁新高中同学——也是他们一直到现在孽缘的开端。










*……我也不知道我扯到哪里去了系列。


 



01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