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木风?????

凹凸aph镇魂khr盗墓龙族全职小英雄无头漫威神夏银魂NYSMjesse四兄弟!!!!


杂食,基本啥都吃,可逆可拆/安详.jpg

想写东西…然鹅好卡QAQ
找我玩呀找我说说话呀!!!

[雷安]有时候会突然忘了 03

*非原著设定
*人物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依旧迷之回忆杀
*有嘉瑞。

01 02


有一种说法叫做第一印象,雷狮觉得一点儿也不可靠。

但是他跟安迷修第一次见面,还真就为以后基本的相处模式奠定了坚不可摧的基础。

从高中那一面开始,一直到大学他们在一起,都是一副相看两相厌的模样,全校没有哪个不知道年级第四第五之间的爱恨情仇恶劣关系。

所以他们在一起之后惊掉了无数人的眼珠子。

要问为什么出柜的话,其实他们倒压根没考虑到这茬,可能是雷狮的表白方式太显露司马昭之心,碰巧又太多人在场。

说起来还是凯莉,他们那个一肚子鬼主意的同学不知有意无意地聊起什么表白方式,说要表白干什么,直接亲上去不就好了,喜欢你的就可以在一起了,不喜欢的也是自己赚了,多棒棒。

雷狮正巧坐在旁边,撑个脑袋半睡半醒却没漏听进这句话,觉得挺有道理,不知怎么就没忘,一直到后来的某次什么活动,有好事的点了一堆酒。雷狮其实也没喝多少,也就喝了一罐吧,毕竟这期间他拿眼睛一直瞅着坐对角线上那个被小姐姐坏笑着灌还不好意思拒绝的傻骑士——嘘。

直到安迷修那双潭水一般的眼睛里蕴了几分深沉,唇角扬起带出的笑容都比平日更多了几分温和意味,有人递酒过来就接,盯着前面那团空气微笑着发呆——看起来像是在对雷狮笑一样,但雷狮知道不是,这家伙准是喝蒙了。高三毕业那天他们不知怎么就拼起来酒,安迷修比他早那么点醉了,太过温柔的本性在他一直以来的宿敌雷狮面前都展露无遗。

这家伙是不是傻,喝蒙了谁带他回宿舍?

雷狮一边想着一边又觉得这家伙可不就是傻嘛,伸手慢悠悠再去拿一罐啤酒,拿到手里的时候随便抬起视线又瞟了眼对面,看到安迷修弯着的唇形好像比以往还要好看那么点。

嗯?动了?

雷狮接着就看到安迷修好像在说什么话,可他旁边分明又没有人在同他讲什么。
难道安迷修还有酒后吐真言的迷之属性吗,上次怎么没发现。

然后他本着不知道什么想法试着读了一下那口型,倒也不难挺简单的,看上去是在重复几个简单的字。

——恶党,雷狮。

——雷狮。

——雷狮。

雷狮辨认出来是自己的名字,眉毛一挑,注意力从那口型中分散开些许,接着就注意到安迷修真是在看他,笑的眉眼弯弯还带些狡黠,就好像智商一下子退化成恶作剧的小孩子,看起来无辜柔软,讨人喜欢的紧。

然后安迷修就一直维持着这副表情看着雷狮放下已经开了的啤酒罐径直朝他这里走来,俯下身准确的撞上他的嘴唇。

要问安迷修的反应?

……还挺激烈的。

至少雷狮是这么觉得的——那时他心里带点儿绝对不会同任何人包括卡米尔承认的慌,咬着安迷修同他料想的一般柔软的唇意欲留下齿痕,一个没留神就给猛的推了开来。看到安迷修震惊的眼神,雷狮用手背胡乱抹了下嘴唇后又舔了下虎牙,眼神盯着安迷修露出一个准备好的无所谓的笑。

这放在他俩之间其实也差不多算是个引战,然后他就看见安迷修一下子眯起眼睛,森林绿眼睛里填满了进攻的意味——就是这样,迟钝如安迷修会以为他这是新的挑衅方式,接着像往常一样打起来。

然后安迷修站起来揪住他领子就恶狠狠地啃他。

真的是恶狠狠的,差点儿没出血,现在想起来好像都有点儿疼——对了,还有当时几乎能掀翻屋子的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噢噢噢。


迷迷糊糊想着想着,雷狮自己就突然闷笑出声,然后就把真快要睡着的自己给惊醒了,一下子拉扯回现实中来。手中的遥控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落在了沙发上,可能是后者太软的缘故一点儿声响都没发出来,安安静静躺在那儿。

嗯?

雷狮耳朵里全是路边那单曲循环,还有点儿没清醒过来眯着眼睛看了一圈,只有冷淡的灯光洒在地上安静的流淌。

哦……对。

他想起来了,他刚和安迷修分手了。

他们已经分手了啊。

好像他才是被分手的那个一样,也好像脑子这才反应过来调拨来些情绪,堵在他心口,有点儿塞。

安迷修的影子就在他眼前一直晃一直晃,雷狮闭上眼睛都没什么用,皱眉时有些为难的表情,打起来意气风发眼睛里那片森林整个儿亮起来的样子,微笑起来眉眼弯弯温和柔软的样子……最后是平静至极冷淡至极,只哦一声就走,一点儿都不拖泥带水关上门离开的背影。

消失的背影——

那个干脆利落的背影。

雷狮抬手按了按胸口那块闷的厉害的地方,觉得自己可能需要转移点儿注意力,摸出手机顺手发了个信息给嘉德罗斯——这网瘾少年多半是会秒回的。

——出来撸串吗年轻人。

——我可去你的年轻人!
——不出来,干啥打扰我跟格瑞,大晚上的安迷修赶你睡沙发吗。
——王之嘲笑.jpg

——……

——怎么,给我说中了?

——…刚分了。
雷狮一条信息发出去就有点儿无奈,怎么又得提到安迷修,他怎么转移注意力怎么让自己觉得好受一点儿。

——卧槽什么鬼,你们这就停止互相祸害了?!

——什么叫互相祸害啊喂

——字面意思渣渣。干啥分啊好好的,你绿他了?

——……小鬼你脑回路有问题吧,为什么是我绿他?
雷狮刚发出去一想不对,这么说就好像是自己被绿了一样,赶紧再补,
——就是我跟他提了分手,然后我们就分了。

——你脑子有问题。鉴定完毕。

——哈???


*那边嘉德罗斯带着点儿鄙夷神色对着手机噼里啪啦打字,格瑞没打算在意,端杯热牛奶放他前面茶几上转身就要进书房,一手就被嘉德罗斯拽住了。

“……怎么了。”象征性的挣了一下,格瑞也就顺势停下了脚步,望向坐着更比他矮一头的恋人。

“我觉得雷狮脑子出了问题。”

格瑞心想他本来就没多正常,耐心的眼神是嘉德罗斯熟知的愿意听他说下去的暗示。

于是嘉德罗斯就接着说下去,可能是体重缘故还带些婴儿肥的包子脸有点儿鼓起来的趋势,
“他竟然跟安迷修分手了!你说他哪里想不开要放跑能忍他这么久一个人?”

选择性的忽视了当年雷狮也是有一票女孩子追的事实。

格瑞闻言眉毛轻轻挑了一下,嘉德罗斯从他脸上读出了有些意料之外的神情。
“他们分了?什么原因?”

当年跟家里出轨,两人一个轰轰烈烈一个闷声不响,再见面都带了点伤,然而望向对方眼睛里的视线交缠在一起,那模样就好像他俩小指上缠了红线还打了死结,没有人能停下这俩人的互相祸害。

印象实在深刻,所有知情人都觉得他俩分不开的。

原来是那样激烈热忱的爱。

“天知道。”
嘉德罗斯手上使了点劲把格瑞拉了过来,身高优势被强硬抹平的格瑞弯着腰,仍旧没什么剧烈波动的深色好看眼睛平静里带着点儿难以察觉的纵容,与嘉德罗斯亮亮的金灿眼眸对视。

然后嘉德罗斯就突然满脸骄傲的笑了起来,脸颊上的星星贴纸仿佛都要翘起来,眯着的眼睛里有几分愉悦几分得意,
“我才不会像那个傻子那样放开你,格瑞。
“你特别好,所以你肯定一直都会是我的。”

格瑞顿了一下移开了目光,“哦。”

嘉德罗斯也就贴心的没点破他脸上发热,笑眯眯揪着人领子亲了上去。


*
——你就没想过安迷修真不要你了跟别人跑了??你跳岩浆都没法挽回的那种??你就真打算放开安迷修了??你怕不是个傻子吧雷狮,明明你那么爱他。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