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木风?????

凹凸aph镇魂khr盗墓龙族全职小英雄无头漫威神夏银魂NYSMjesse四兄弟!!!!


杂食,基本啥都吃,可逆可拆/安详.jpg

想写东西…然鹅好卡QAQ
找我玩呀找我说说话呀!!!

[雷安]有时候会突然忘了 04

*非原著设定
*人物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这什么剧情啊捂脸 

01 02 03

雷狮坐在那看着手机屏幕一言不发,也没有其他动作,就看着原本亮着的界面慢慢暗下去。

你明明那么爱他。

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一向自诩清醒围观世界的雷狮今儿竟也着了道。

无端的他想起一种说法,拼命去想一件事情是怎么也记不起来的,倒是把它放到一边了自己就突然想起来了。特奇怪不是?或许爱也是这样的,他拼命寻找自己爱着安迷修的证明,反而觉得绞尽脑汁还自作多情。可当他真同安迷修分手了静下来一个人了,却发现他的生活里渗透到满是安迷修的影子,这一分开真是哪儿都不对劲。

雷狮清楚可笑的是自己,自己转不过弯来还要嘉德罗斯把自己一棒敲醒——

他怎么能突然忘了他还爱着安迷修呢。

他明明那么爱他。

从那么,那么久之前开始——

第一次见面的一阵悸动,告白时甚至没胆子开口直接上口,被推开了还装作没事人一般挑衅暗戳戳地指望着,要是安迷修没把这当真,他们还能是那种宿敌关系。

年少陡然开窍的爱意,将彼时嚣张狂傲的雷狮都压的有些小心翼翼,自己都没最先察觉到自己对对方的过度关注其实早已超过了所谓相看两相厌的宿敌。

方才同安迷修提分的不自在,分明是心慌——第一次见面,或许是预感到这个人将会多么重要,强吻时,或许是对自己宣布这个人这个人多么重要。而这次,是要失去那么重要的人的心慌。

一直不自在到现在总算反应过来——他压根对这平淡的生活适应良好。

更不用说对安迷修了。

仿佛卡机了半天的大脑重新运转起来,雷狮又想起安迷修离开时冷淡的话语。

明天?什么明天,海盗团团长像是那种等着机会上门的人吗。

三两步走到门前换鞋抓钥匙,一脚踏出门的同时一手抓着门沿,整个人出去的同时门也在身后带上了,一气呵成速度飞快,海盗头子准备出门堵人…不是,找人去了。

不过有件事他可能得考虑一下。

安迷修现在去哪了呢……他能去哪呢,那个独行侠。

雷狮站在门口速度一下子减为零,有些难得的茫然不知所措。

他给安迷修打电话,一个没接,两个没接,第三个就被掐了。

习惯了基本每个电话都被安迷修接起来的雷狮知道安迷修生他气了,不高兴理他了。应该说幸好不是接起来冷淡的问一句这么晚什么事,旁边再酒吧里喧嚣的声音和姑娘凑过来调笑的娇俏音色。

幸好他还是想起来安迷修有个表妹,关系从小不错,也在这个区买了房住着。雷狮赶紧摸出手机并且感谢自己曾经打算无孔不入的渗入安迷修的生活,留了那姑娘安莉洁的电话。

打过去,一秒被掐了。

雷狮望着手机屏幕发呆了两秒,十分钟后他就已经打车到了安莉洁那边楼下。

安莉洁还在楼上阳台一边喝着冰镇柠檬汁一边为亲哥气着呢,多半安迷修不肯接他电话才打过来问自己,怎么的,一个电话就放弃了?他要是一连十几个电话她还考虑一下慢点掐掉。

然后她一低头看到雷狮从出租车里出来登时一惊。

雷狮抬头张望了一下试图回忆安莉洁住第几楼哪间房,接着就一个迷之对视看到安莉洁朝他笑了笑,然后优雅的给他竖了个中指转身走进了房间并且拉上了窗帘。

雷狮本来还想直接上去敲门,敲门不行就砸门,反正他也没功夫要这个面子了——然后手机叮的一声响起来,是条短信。

连忙拿起来看,安莉洁口气就很不耐烦,
——烦死了,你可别上来了,我也不知道安哥在哪,指不定哪儿喝去了。

——谢了


雷狮转身又坐进出租车,张口就是一个酒吧地点。

前面那司机转过头来看他一眼,暗自腹诽还当这小伙子是个难得痴情,大晚上跑过来就为了见女孩子一面,转头就去酒吧。真真只是钱多了没处花。

雷狮压根没在意到司机师傅那一眼意味深长,手机没放进口袋里接着给安迷修骚扰电话。

掐掉。

掐掉。

……还是掐掉。

雷狮心里叹了口气面上却没什么表情,只是抬手按了下眉心,抬头看见已经到了地方了。

那是他跟安迷修以前打过架常来的酒吧,如果安迷修还愿意被他找到的话……

他就还会坐在那里。

然后雷狮去找他,低头道歉,把八成快醉了的安迷修先哄骗回去再说,什么机会也不能留给那些盯着安迷修的。

安迷修要是看见了他,可能会藏着高兴问他来干什么,可能会生着他气转过头不看他,再灌一口。

雷狮想,然后他就像当年那样直接亲上去,估摸着要么打起来要么干起来。

就算打起来估计也是打到床上去。

第二天醒过来再和好也行。

想想就要笑,眼睛弯起来难得带点儿温和。

如果安迷修……还愿意等他的话。

雷狮推开门,走进了酒吧。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