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木风?????

凹凸aph镇魂khr盗墓龙族全职小英雄无头漫威神夏银魂NYSMjesse四兄弟!!!!


杂食,基本啥都吃,可逆可拆/安详.jpg

想写东西…然鹅好卡QAQ
找我玩呀找我说说话呀!!!

[雷安]有时候会突然忘了 05

*非原著设定
*人物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开始走安迷修视角,回忆杀x

01 02 03 04


安迷修第一次见到雷狮,高中新入学分班那天,开学典礼也过了老师都排完了座位,正乱哄哄找座位呢,看到个少年人单手拎个包一脚踹开门进来了,挑了个窗口的位置径自坐下了。
 
班上突然寂静了一下,然而老师往那个坐在窗边的人瞥了眼就移开了视线,一副不管不顾的模样。

得了,准一个刺头。

于是雷狮旁边那一圈,半天了几个人才磨磨蹭蹭过去坐下。

也不全是,至少他后面的安迷修一早就过去坐下了,安安分分理自己的东西。

不过一会儿安迷修抬头,就看到前面那个人趴下了,一副睡的可安稳了的模样。

……原来还有这么嚣张的操作的吗?

安迷修起初没想管这茬闲事,他又没打扰别的同学,理他做什么。

可能有些人见安迷修常常以最后的骑士自居,常常护着弱小以及女性就当他什么都要管人家了——其实不是的。

那社会上渣渣败类可不很多吗,他一个安迷修,一个最后的骑士,一个个管得过来吗?管不过来的。

他也只能在碰见不好的事情的时候阻挡一下。

而眼下,雷狮暂时还没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

或许他是有什么事情,为什么一开始就要把别人往坏的一方面揣测呢。

……没几天后安迷修就发现自己实在太天真了。

因为他在学校外面遇到了雷狮——后两跟了两个年生的,但是看看也不像正经学生,那发型那打扮,年度时尚非主流啊。
雷狮倒还勉强正常一些,普普通通运动装,头上绑个星星头巾。

……只不过他手里那把锤子就有点突兀了。

就差在脸上写几个字,右边我是,左边不良。

那也不过是安迷修又一次的路见不平多管闲事,雷狮大概是恰好路过了就从那边转了过来,一开口就嫌他烦。

嘿??我怎么了我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背的多溜啊??

安迷修不服。

可巧雷狮也不服,没说两句两人之间就暴露了巨大的分歧,最后还是另个方向冒出个孩子喊着大哥雷狮才走了。

不过,雷狮还是找着了机会跟安迷修干了…一架。

事情的起因倒不怎么记得了,不是雷狮挑衅就是安迷修讨伐,总之那节体育课上他们顺理成章的打到了一块儿,真正意义上的那种。

学校不管雷狮,老师装作没看见雷狮的任何违纪行为。

安迷修却没有,每次都拎着雷狮要管他。

他估摸着雷狮也觉得他很烦,管这管那,就没几句吵起来然后打起来。

这样的相处模式维持了挺久,一直到某一天安迷修被个小姐姐告白了,人家姑娘红着脸递过来情书转头就跑,他拿着那封乳白色的信有些不知所措看着人家仿佛一骑绝尘的背影。

雷狮看到了——他可能自带搜寻安迷修雷达的,总是各种出现——他就笑了,眯眯眼睛表情看起来难得挺友善的,目光却难以掩饰的不善的瞥了一眼那封情书。

“你笑什么。”
安迷修一开口就后悔了觉得自己实在说了蠢话。

“安迷修,你可总算有女孩子喜欢了。”
雷狮笑。

“……哼。”
安迷修在心底磨了磨牙,不就是恶心帅,不就是尬聊,不就是没马骑士……

安迷修一不小心捅了自己一刀,他什么都不想说。他要走了,他才不想和这个恶党待在一起太久。

他回到教室把情书放放好准备回头再看,就抱着一叠英语作业往楼上走了。

回来就发现情书不见了。

雷大爷坐在他前面背靠着他桌子还抱着胳膊,就差腿上桌再哼个调了,就差直接告诉安迷修“别找了你那封情书我给你丢了不要感谢我”了。

安迷修就很气。

这还是他第一次收到小姐姐的情书哎!

你那边每天都收到的一叠一叠还管我这一封干什么!闲的慌啊?

……我靠了这个对比,人比人真是气死人。

安迷修本来想伸手去打雷狮脑袋来着,刚一抬头就看见雷狮桌子里几张颜色鲜艳的东西。

安迷修不想说话。

安迷修安静的什么也没说。

可能雷狮觉得安迷修怎么也该管他一管,这一回没个响动反倒不正常,转过来瞧了他一眼。

安迷修精准的从数学题中抬头送了他一个白眼。

中间还夹杂几分“怎么你那么多情书我就收到这一封好气人啊”的不高兴,虽然安迷修本人是不会承认的。

雷狮看了他一会儿竟然没对他的白眼做出什么反应,没什么表情地转过去睡下了。

日。

安迷修就在他身后给他比了个大大的中指,这时候数学老师就走了进来,好学生安迷修连忙收起了手势。

上午最后一节体育课,雷狮一般直接就出去吃饭了,也没人拦得住他。

安迷修今天心情不好,就没去给自己找事情了,在桌上一个人趴了会儿没吱声,抬起头时好像窗边闪过一个学生的影子。

哪个同学啊跑的跟光速一样的,回头运动会百米一定得拉上他。

安迷修没太在意,就准备去上体育课了,刚起身视线就定在了前面雷狮桌厢里。……倒不是他有意去窥探别人的隐私,即使那个人是恶党。

但是……那好像就是自己一节课前拿到的情书哎。

就这么?光明正大的放在那的吗?

安迷修就走过去拿出来,看看还真写着自个名字。

转头朝着校门口方向比了个中指——他估摸着雷狮这时候该出校门口了——结果一低头,很不巧的又发现了点东西。

……怎么这几封情书写的名字三个字的呢,还那么眼熟。

安迷修默默的把它们全拿起来,发现落的全是自己。

安迷修:……所以我刚刚是在和自己比吗?

安迷修突然觉得自己很蠢。

不对,重点错了。雷狮干嘛要窝藏他的情书不表啊?

安迷修想了想,直男思维没有跳出恶作剧这个范围。但是他又把那些情书放了回去,他想这样雷狮就不知道他知道了,以后有情书他还往雷狮这儿看。不然这一回小手段给安迷修发现了,回头换个小手段藏他情书,哼。

安迷修觉得自己很机智,就去上体育课了。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