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木风?????

凹凸aph镇魂khr盗墓龙族全职小英雄无头漫威神夏银魂NYSMjesse四兄弟!!!!


杂食,基本啥都吃,可逆可拆/安详.jpg

想写东西…然鹅好卡QAQ
找我玩呀找我说说话呀!!!

[雷安]有时候会突然忘了 09 完结



———有时候会突然忘了,我依然爱着你。

———而心不会。


*非原著设定
*ooc预警
*我终于把这孩子he了…心情复杂
*还有番外吧大概,甜的(认真






“为什么。”


雷狮没有露出愠色,甚至将一只胳膊抬起压在吧台上撑起脑袋,侧着身子看他,倒是一副悠闲的模样——不对。


他的眼睛里是沉潜的光,表现出来的所谓耐心下藏着势在必得的战意。


安迷修眯了眯眼,知道自己体内的酒精正在发挥作用,这意味着他并不一定很是清醒。而雷狮清楚的知道这一点,观察着他多年对手兼情人的迟早要露出来的漏洞——


这当然不太妙,然而安迷修不打算认输,这一场对决他要速战速决。


“那我又为什么要跟你走?”安迷修放慢了说话的语调,显得过于冷静,不像个刚刚还因为有些醉意而松下肩膀的人,“雷狮,你太任性了。突然分手又突然要我跟你走,恕我直言,我不明白你到底在想什么,也不相信你。”


“那我明天再找你还算突然吗。”雷狮提了下唇角像是在笑,然而眼睛却没有动。


和安迷修相对的,他在拖这场对决,意图很明显——他在等安迷修露出破绽,要怪只能怪安迷修那一点醉意成了开局就摆上台面的一步落后。


“…认真点,雷狮。”安迷修眉毛扬起微妙的一个小弧度,察觉到雷狮不打算在面上显出认真态度来,反而告诉自己不能为他随意的态度而动摇。


雷狮朝他笑笑,顺手倒也叫了杯酒来,指关节轻轻巧巧地一下下在桌上敲着节奏。说来倒也奇怪,酒吧里这么吵的环境下安迷修却将那细微的声音听了个满耳,一个音不落。


噢,这个旋律听起来好像有些耳熟。但安迷修没有细想,他只觉得有些烦躁,抬手按了按太阳穴决定再次率先开口。


“你想复合?”


“我以为这很明显了。”雷狮不紧不慢的回答,语气一点也不像正在试图挽回爱人的心——哦得了吧,这种形容词用在他身上怎么看怎么别扭。


“那你想想吧。”安迷修懒得跟他饶舌,从雷狮的角度看过来,他挑起眉时眼里恰巧闪过一抹光,然后又归于沉寂,“不,想也不要想了,雷狮你——让我走吧。”


他想了想还是没有说你放过我吧这种话,听起来好像有多无力有多软弱,或许还有点伤人。


“让我去过普通人的生活,去追求普通人的幸福。我不像你那样喜欢刺激与自由,我喜欢平凡与安稳,甚至在你眼中可能是无聊的生活。


“让我去找一个普普通通但是性格温和的姑娘,把余生按部就班的过下去,把爱情融入生活最终转化为和亲情一样重要而难以割舍的情感。


“让我去过没有什么大波澜的生活,日复一日也好,单调无聊也罢。你自去追求你想要的自由与刺激,去实践你的所有异想天开,去完成你所有不可能的梦。”


雷狮难得安静的听他说这么多话却不反驳甚至吭声,安迷修竟觉得有些不大习惯,不用想一想便觉得好笑,于是自然而然的扬一下唇角,却没有更深的笑意往胸腔里那个跳动的器官里去。


他们都是成年人,都该知道,没有什么分手是临时起意,有的只是经年累月最终爆发的矛盾与冲突。


更何况两个男人呢,两个这么多年过来的人,难道还不明白这样一个道理吗——


“雷狮,我跟你是完完全全不一样的两种人。复合没有意义,与其再谈几次再分几次最后再承认这一点,最后再分道扬镳,还不如少浪费一点时间,各自去过各自想要的。”


何必互相折磨呢。你觉得生活太过安逸太过平坦,我却仍然觉得不够安心不够平凡。不如一别两宽,各自生欢。


雷狮难道不知道这个道理吗,安迷修管他知不知道,总之他说的差不多了,言尽于此没必要把话说的多难听多清楚,以后要是碰巧再见了面还能不尴不尬打个招呼。





谁又没个前任呢。没有的话,总有一天也会有的。
就像安迷修,他原来没有的,现在也有了。




雷狮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只是又喝了一口他面前那杯酒,只是原本盯着他双眼的目光移了开来。


安迷修不知道雷狮懂了没有放弃了没有,他只觉得自己或许是喝多了,现在后劲上来了,后脑勺仿佛坠了个重物般沉沉的,连带着心脏也压了什么似的。


手机响了一下,安迷修拿起来看,安莉洁语气里带些小心的试探着说,雷狮大概来找你了,你现在怎么样?


安迷修不觉得怎么样,只觉得有那么点累,平静的编辑短信,指尖缓慢平稳的在屏幕上点着,没打错一个拼音。


嗯,我碰到他了。


然后又补上一行,我就回来了。


整个过程安迷修都能明显的感受到雷狮的目光,但他什么也没说,平静的把手机放回口袋里,站起来拿起桌上的玻璃杯喝掉了里面的残酒,低头看了眼雷狮,最后决定还是对他简单的笑一笑,然后转身。


走出酒吧便猝不及防沉入一片闷热之中。可能是酒吧里空调打的太低了,安迷修想着,抬起头时看到了斜挂着的一轮弯月。


回忆便突然涌上,不过这回倒跟雷狮没多大关系,是小时候与安莉洁的一次小小的意见不合。


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在说圆月和缺月哪个更好看,安莉洁坚持圆月好看,理由充分——你看呐,中秋不就是个满月嘛,家家团圆。而且每个美妙动人的故事,都是圆满的美好结局,每个人都得到想要的。爸爸说,下个中秋节,妈妈就能回来了。


安迷修却要说,不,我觉得缺月更好看。一整个月里,更多的夜晚是缺月。与其花那么那么多的时间去等待那一天的满月,不如守好了缺月,你看我喜欢缺月,我每天看到月亮都能很高兴。


…但是我也希望妈妈能回来。


最后这句话安迷修没有说出口,也没有再反驳安莉洁对圆月的辩护,抬头看着天上圆圆满满的一轮月。


可是安迷修早就知道,妈妈再也不会回来了。但是他是个好哥哥,一个好哥哥是不应该打破天真妹妹的的美好期盼的。


其实很多事情就是这么个道理吧。毕竟只有童话故事里和喜欢发糖的作者才会一厢情愿的相信,公主和王子幸福的永远在一起了,永远圆圆满满。而安迷修生活在现实中,现实中大多数时候是缺月,而不是满月。





听到身后酒吧的门突然开关的声响,安迷修没怎么在意,拿出手机准备叫辆出租把自己送回安莉洁那儿,刚按亮了屏幕就毫无防备地被抓住了一边胳膊,过大力道带来的疼痛让他不由自主的吸了口气,不用想都知道是谁,却没有了像很久以前那样转过去骂他的火气,只是觉得疲惫仿佛从这一触碰中迅速席卷至全身难以抑制。


安迷修想难道我话说的不够清楚吗,转过去的目光带些与季节不符的凉意,却在下一瞬间撞上那双和很久以前一样亮荧荧的眼睛。


“安迷修,”雷狮唇角挑开嘲讽的弧度像是在挑衅又像是在引战,只有手上的力度能准确传达出他的内心,“我怎么就没早点发现你口才越来越好了,老/子都差点被你绕进去。”


安迷修挑眉不语,眼神示意他允许雷狮接着说下去。


“一副很理智很清醒的样子嘛。”雷狮向安迷修又走近一步,过尽的距离以及7厘米身高足够他形成自上而下的目光,“我看你就是怕了吧,不敢再跟我试试,怕我哪天又说分,怕我——不爱你。”


最后三个字出口之前雷狮顿了一下。


他们之前其实很少会说到“爱”这种词,最开始的相处模式就是针锋相对互相嘲讽,不打起来倒算好的,逐渐磨合的过程中谁都没有提过这种话。大抵他们到底是两个大男人,实在不曾考虑过这种情话。以至于今天雷狮仅仅是提起也觉得别扭。


然而正如事实不被主观感受影响的进行下去,话还是要说下去的。


“安迷修我真没发现原来你是这么容易缩回去的人啊,你还记得你当年自称骑士吗,啊?”


你这是在激将。安迷修眉毛一挑想要将这句话说出口,却发觉后面跟不上什么反驳的话。


“虽然我觉得那几句基本就是放屁,但最后一句还是有点道理的。怎么,要不要我帮你回想起来?”


安迷修想说我记得,刚开口一个音,剩下的音就全被吞了进去,眼睛难以掩饰地睁大些许,深绿潭水中流动的情绪难以言喻。


雷狮看着他,面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安迷修却能轻而易举地借着一点也不明亮的灯光从他冷色调的那双眼中读出认真与热烈。


他压低了声音,说不准是不是故意拿低音炮要把安迷修轰晕,


“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安迷修。”


“…你这是犯规。”安迷修只觉得雷声轰鸣在耳边一般,仿佛脑子都不清醒了,声音里带着些虚。


天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只是在提醒自己。


雷狮扬眉,朝着安迷修笑的得意洋洋,一手点了点安迷修左胸口那个仍然在跳动的器官,视线上移与安迷修的交汇,


“你就问问这个,如果你确实是对我没有感觉了的话,那完全ojbk,我允许你现在就甩开我的手走掉,我保证我们不会再有什么超出正常范围的交集。”


一副我们其实也可以好聚好散的样子,一边说着看上去很开明的话,雷狮一边不动声色地加强了对安迷修的禁锢力道,面上却十足的自然,坦坦荡荡的看着安迷修。


安迷修回看他,不知过了多久,像是遇了暖的薄冰一点点化开似的,他眉眼总算渐渐松动开来,以往的温和重新浮现,唇角自然的勾起些许无奈笑意,轻轻一声像是笑了一下又像是叹了口气。


雷狮没看懂安迷修是笑了还是叹气,抑或两者兼有,他只觉得他现在只需要做一件事——


那就是拽过安迷修,用力的抱住他。

然后感受到安迷修慢慢抬起胳膊,回抱自己。





瞬间心安。







评论(7)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