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木风?????

凹凸aph镇魂khr盗墓龙族全职小英雄无头漫威神夏银魂NYSMjesse四兄弟!!!!


杂食,基本啥都吃,可逆可拆/安详.jpg

想写东西…然鹅好卡QAQ
找我玩呀找我说说话呀!!!

小段子(很难表现出想要的感觉,会有点看不懂吗
*大晚上的突然矫情雷狮(不是
*ooc慎入
*没有安迷修的雷安,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喂。”
对面恶劣的家伙冲自己晃了晃酒杯,里头的冰块轻轻巧巧撞击杯壁发出清脆的声响——然而这些只是让嘉德罗斯更加头痛罢了,包括雷狮有意无意自上而下俯视着他的目光。

“哈?”嘉德罗斯不服输的瞪了回去,尽管他眼中的雷狮边缘已经出现了重影,但是他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醉了的!

“大晚上的,我倒突然想起来个事情。”

嘉德罗斯敢肯定的说雷狮刚刚勾起的那一下嘴角绝对含有对他酒量的嘲笑意味——只是他轻巧的转过目光无意义的投向吧台的动作太快,教他抓不住把柄,口气又那么轻描淡写,一点儿没有平时挑衅他的意味。

“什么?”

而且嘉德罗斯感知到一点什么,决定勉强暂时宽容地配合一下这家伙。

“嗯,很久以前了,高中有一次我跟一个朋友一起凑合一晚。我平时自个儿睡的就不怎么舒坦,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跟他挤一张床,一晚上醒了好几次。”

说这话的时候,雷狮语气平稳轻描淡写,留给嘉德罗斯的侧脸上表情没什么变化。

“他可能也不习惯,我每次醒过来他都不是睡着的状态。有一次我撑起身子看他,他迷迷糊糊眯着眼,伸出手来摸到我耳朵里插着耳机。他的表情好像有点困惑,我没看清,太暗了,也太困了。

“第二天他一副不经意的样子问我是不是听歌睡的,我说是,想着这家伙昨晚半睡半醒那傻样原来不是梦游。结果他很认真的告诉我,晚上听歌睡影响睡眠质量,最重要的是长期戴耳机影响听力。他说了很多遍,因为我后来一直没改。”

“傻子。”
雷狮以两个字的评价结束了这段叙述,表情平静的像是在说着别人的故事。但是嘉德罗斯看得出来,那是和平日里面无表情无视旁人的冷漠不一样的,平淡而没有波澜。

当然,嘉德罗斯知道雷狮曾经并不经常戴着耳机睡觉,有时也会觉得腻烦而享受一个安静的夜晚。只不过不知什么时候起,雷狮似乎就无法忍受没有耳机的入眠了。

而且嘉德罗斯知道的不止这么多。

雷狮突然转过头来瞥了眼嘉德罗斯,嘴角一挑带上几分好笑的意味,

“你现在这个样子,我看你都不知道我在跟你讲话。”

“我当然知道,你在说安迷修。”
嘉德罗斯脱口而出。

雷狮的表情并没有因为嘉德罗斯的一语道破产生什么太大变化,只是挑了挑眉“哦”了一声,语调上扬,没有意义,没有情绪。

嘉德罗斯确实醉了,然而他自己并不知道,不然他就像平时一样聪明地对此保持沉默,配合的将这一页揭过去。然而他并没有,诚实地问出了心中的疑惑,“你还喜欢他。为什么不去找他?”

雷狮片刻没有回答,将脸转了过去,眼眸靛紫的颜色一瞬划过嘉德罗斯已经有些迷蒙的视野,像流星一闪而逝最终陨落。

“你醉了,嘉德罗斯。”

评论

热度(9)